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彭鑫川起床去洗澡,走路的姿势略显不自然。

    张琛知道自己刚才肯定是弄狠了,他是按安哲的承受能力在用彭鑫川,结果把人弄的不舒服,刚才那个哭也不知道是真的想他哥还是疼的。

    等人洗完澡出来穿了衣服,张琛过去稍微抱了他一下。

    彭鑫川黑色修身的毛衣套到一半懵着抬头眼神迷茫的看张琛,张琛抱歉一笑,“没事吧?”

    “……没有,就是好久没做了,不太适应了。”

    彭鑫川说话的时候眼皮往下垂着小幅度颤动着,在张琛看起来这个人有一点可怜的乖巧,还挺招人心疼的。

    战场最后检查了一遍,没有留下可疑的痕迹,俩人才出了套房,一起到走廊一个左右分叉的口,张琛的房间要往左走,彭鑫川要往右。

    “要不。”彭鑫川停步看身边的人,“你去我房里睡?”

    张琛笑的不动声色,在彭鑫川眼里看不出什么端倪,他摇了头,“不习惯跟人一起睡,你也需要好好休息。”

    彭鑫川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点个头转身走远。

    酒店走廊里暖黄色的灯略显昏暗,是让人舒服的色调,可彭鑫川一步一步迈开的动作十分别扭,单薄的背影也似乎在想张琛诉说着某种落寞。

    “欸!”张琛短暂的动摇对人后背喊了一声。

    彭鑫川停步回头,“嗯?”

    “……来我这边睡。”张琛说。

    彭鑫川站在那处拘谨了半天还是笑,“算了,不想影响你休息,这些天你们都累坏了。”

    “能不能别废话?”张琛微微蹙眉,“我没有哄人的耐性,到底怎么样赶紧决定。”

    始终温和笑着的彭鑫川慢慢收起笑容,正色看着张琛,缓缓摇头,“晚安。”

    说完也不等张琛的回应,再次调转方向往走廊另一端自己房间走。

    虽说是……撩了张琛,做过了,但整个过程彭鑫川都很敏感的在观察着,张琛确实并不温柔,可某些时候,可能是彭鑫川表现的有些可怜的时候,张琛也会展示出亲昵,给出少量的温存。

    彭鑫川不喜欢寂寞,尤其是哥哥刚刚意外去世正伤心的眼下,一个人待着免不了胡思乱想,找个人陪着,这一群人里似乎也只有张琛比较合适。

    但人家有喜欢的人,恐怕会把刚才上床的事当成恶心的回忆恨不得立马就忘掉两个人谁都不要再提才好。

    真心喜欢着谁不都是如此吗?也许会碰别的人,冲动和欲念消散之后就会内疚,会觉得自己和碰过的人都轻贱又肮脏,只有碰不得的唐瑜才是他最珍惜的神圣的人。

    何必自讨没趣?简直自取其辱。真的很没意思。

    可,彭鑫川刷开房门看着漆黑的房间苦笑,自己本来就很没意思,没意思了三十四年,也不是今天才发现的,也不是今天才知道自己没有被人珍惜的特质。

    浮萍或者野草,总比不过人家心心念念多少年的美玉。

    在房间里抽了两根烟,站在窗口看楼下路上偶尔路过的车辆和行人。整个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耳朵里似乎是血液流动又似乎是耳鸣的声音嗡嗡的非常烦人。

    轻轻咳嗽一声,都突兀的能吓自己一跳。

    脱了衣服在镜子跟前照照,膝盖上蜿蜒如蜈蚣的一条伤疤肯定倒尽了张琛的胃口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