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塔在枞阳门外临江之处,远远望去足有数十米高,庞雨来到明朝之后从未见过如此高大的建筑。以往庞雨两次来安庆都是走北门,到府衙办完事就回桐城,所以一直未

    曾见到。“怀宁十景之一的塔影横江便是此处,此塔名曰迎江寺塔(注:振风塔)。有好事者言,本朝之前安庆未出过状元,乃因江流湍急文风不固,需建塔固之,于是隆庆二年初建此塔,一到夜间灯火辉煌,也可以作江面上的指引,不知救了多少船工,这是佛家慈悲,但那状元却一直没见到。万历四十七年时,塔身多有破损,老夫的从祖和吴应

    钟等募资重修,果然崇祯元年怀宁便出了状元。” 阮大铖大笑几声,面有得色的道,“庞小友你说,这状元是不是有我那次祖之功。”庞雨还在看那灯塔,这些时日看惯了平房,咋一见到这种高大的人工建筑,心中还颇有些震撼,尤其还灯火辉煌。不过从中江楼的角度看不到河中塔影,所以那塔影横江

    也就少了些味道。

    他此时听了阮大铖的话,不由惊讶的道,“还有如此神奇之事,不知这状元如今何处高就?”“此人名叫刘若宰,中状元之后即授翰林院侍讲,后充日讲起居注官,如今已是侍讲学士,常常随侍圣上身边。”阮大铖抚摸着自己的一把大胡子,对庞雨神秘的道,“当朝首辅温体仁,当年也是讲读官,官职虽不大,但贵在离皇上近,皇上有些什么难为之处,多半不会去问阁老,因阁老心机深沉又利益攸关,背后有些话,倒是问这些日日

    见面的讲读官多些。所谓京官多如牛毛,在皇上面前说得上话的少之又少,这侍讲学士才是近臣。”

    庞雨眼睛一亮,这感觉就是皇帝秘书,或者是学术顾问一类。以前听说孙临的哥哥在都察院,桐城的士绅都对孙临刮目相看,跟这刘若宰比起来,似乎就还差了一些。这名字听起来与刘若谷有亲戚关系,但庞雨随即一想便打消这个念头,要是刘若谷和这位大秘是实在亲戚,都不用刘若宰打招呼,地方上早有一大堆人巴结刘若谷,那里

    还需要去给吴应琦打工。

    庞雨奉承道,“想不到怀宁还出过如此多的人才。”

    阮大铖笑道,“正好老夫与这刘若宰便有些许干系。”庞雨连忙端起酒杯敬阮大铖,他发现阮大铖喝酒之后防备大减,上次他说桐城练兵的时候,只是建议庞雨找何如宠、孙临,对这个刘若宰是绝口未提,而今天庞雨没问就

    说了。“刘若宰正是老夫从祖的女婿。”阮大铖说完稍有得色,他指指那灯火灿烂的迎江寺塔,“便是重修这塔的从祖,就是如此之巧,民间都说啊,从祖这塔修了,是给他自家修

    的,把状元都保佑去他家了,哈哈哈。”庞雨一算,那刘若宰还相当于阮大铖的叔辈了。与阮大铖一番交往,平日间不经意的时候,阮大铖总会提到怀宁的几个大家族,比如刘姓、吴姓,都是高门大户诗书传家

    ,没有功名的人是进不了这个圈子的。以前只知道封建社会靠科举选拔人才,但身处此时,庞雨才切身感受到科举的重要,不但决定了官场的发展空间,也决定了社会层次的高低。即便阮大铖对庞雨不错,但

    接风时也不会把其他家族的人找来聚会,因为庞雨的身份还到不了这个圈子。虽然阮大铖因为站队得罪了东林党,但仍然能在士林有一席之地,就与他这样的圈子是分不开的,这往往是两三代才能形成的社会地位和人脉,对现在的庞雨来说还太遥

    远。庞雨端酒敬了一杯,放下酒杯后道,“安庆两座高楼都与先生的从祖有关,今日能在此楼饮酒,也是沾了贵祖的光。贵祖已如此了得,方才先生说叔侄同中进士,算来那侄

    子便是阮先生的叔父辈了,应当也是了不得的人物。”“与从祖同中进士那侄子,便是家父了。当年家父膝下无子,老夫是过继的,生父是家父的亲兄弟。” 阮大铖眼神有些迷离,“家父讳以鼎,咱们阮家啊,曾祖父上也是进士,曾官至巡抚,祖父当年科举不利,跟其他兄弟比起来,家境也是寻常,便要家父勤读书,家父勤学好问博览群书,当年与次祖一同中了进士,给祖父挣足了脸面,之

    后家父一向在外为官。我是跟着祖父长大的,祖父也像当年督促家父那般,让我勤读书,将来要为官,诗书传家光耀门楣…”

    他说到这里没有再说,庞雨哦了一声,没想到阮家已经是富过三代。听阮大铖这短短一段话,庞雨便可以猜到,阮家的曾祖父既然是进士出身当了大官,自然更看重读书好的儿子,阮大铖那祖父估计在家中受了轻视,对儿子和孙子的要求

    ,都是要读书出人头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