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县令 第五百六十九章 现在你才是造反的!(1/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屋子里饮酒正酣,却听见门外兵器铿锵的声音,但是酒精上脑的人却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只有少许几人歪着脑袋问:“谁在外面械斗?”

    “不会是齐军打上来了吧?”有人担忧地说道,但是立刻就被别人给反驳了,“想什么呢你,我们摩天寨占据了天险,齐军就是插了翅膀都飞不进来,除非有人从里面给他们开门,但是以咱们大当家的英明,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人存在?”

    那人说着还不着痕迹地拍了一下周桥的马屁,后者闻言,眯了眯本就半梦半醒的眼睛,“过奖,不过也不必太担心,兴许就是酒后闹事而已,继续喝。”

    但是这话刚落,实木的门板就被一脚踹飞了,一个国字脸提着弯刀面无表情走了进来,正是李落。

    周桥一看见李落,瞬间就酒醒了一半,见他气势汹汹,于是怒道:“李落,你想干什么?造反吗?”

    李落咧嘴一笑,“你错了,跟朝廷作对才叫造反,所以现在造反的不是我,而是你,我只是帮助平定叛乱的。”话音落下,刀锋横扫,血光飞溅,周桥便捂着脖子痛苦地倒了下去。

    李落和周桥师兄弟的恩仇,罗昆玉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大齐士兵以迅捷的速度收拾了山寨的局面,该杀的杀,该收编的收编。到了第二天早上终于将寨子里都安排好了。

    …………

    …………

    “将军,三角岭打不下来啊,他们的武功太强了。”部将在下面焦心地说道。

    “嗯。”罗昆玉默默地翻墨谦寄过去的情报,然后抬起头说:“大人说,三角岭有个死对头鹿角山,去找他们帮忙,肯定能赢。”

    “属下领命。”部将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

    “将军,刹马县城坚兵足,若是强攻我们怕是要死伤惨重啊。”

    罗昆玉抱着情报,心不在焉地说道:“他们在低洼地带,现在是丰水期,我们可以将上游的水引到他们城中浸泡,就不信他们不出来。”

    “将军,水已经引进去好几天了,但是他们就是不投降,这水也不足以将城墙破坏,而且现在他们的援军越来越多,若是咱们不能尽快解决掉他们的话,可能就要面临四面受敌的境况了,将军,咱们得赶紧想个办法啊。”

    “这么简单的事情,停止放水,咱们先佯装撤退,让他们将水排空,让烈日暴晒几天,城墙必然开裂,热胀冷缩的道理你没听过吗?到时候咱们再回头杀他个猝不及防。”罗昆玉摸摸鼻子,这个道理他也不懂,但是并不妨碍他用来教训比自己更加不懂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一连拿下了好几个跟云楼有牵连的势力,无一例外都是在齐心阁情报帮助下轻松解决的,下面的将士不知道,只觉得是将军们用兵如神,但是上层知道内幕的人,在这一场场战争当中被齐心阁收集情报的能力所折服,对墨谦也就更加敬佩。

    随着扬城驻军的节节胜利,云楼的心态也变了,扬城的废柴实力他们是知道,所以对于他们所谓的征剿只不过是抱着看戏的心态,但是没想到盲拳打死老师傅,竟然一不留神之下让他们成功了好几个。

    落日时分,夏日的斜阳从远处照射过来,炊烟袅袅升起,这原本是温暖的宁静的场面,但是在此刻的刹马县来说,却是狼狈无比,县城里面此刻仿佛一片汪洋,在斜阳的照射下就是天然的镜子,光芒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百姓们更惨,家都被浸泡在水中,只能相互扶持着重整家园,而这也就是现在扬城驻军停止放水了,要是前几天,他们可不敢回来,只能尽量往县城中的高处跑去避难。

    此时刹马县城墙上有两个人正在看着城墙外远处的密林,那里正是扬城驻军的营地。

    “康兄,这扬城驻军这些日子可是够凶悍的啊。”说话的这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对八字胡,脸有点尖,他便是刹马县的县主郭登。

    说来也讽刺,这郭登原来不过是个马贼,而刹马县本来是朝廷的管辖地,但是后来朝廷日益式微,逐渐失去了对刹马县的实际管辖权,后来郭登便带着马贼夺了城池,自号刹马城城主,从此,一个刀口舔血的马贼便摇身一变成了城主,名正言顺地盘剥城中百姓。

    而他口中的康兄则是一个四十多岁面白无须的人,名叫康锦,身着灰色衣服,背负一把细剑,倒有几分世外高人的风范。

    康锦笑道:“扬城驻军本来不过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的货色,当他们说要与云楼争锋,派兵征剿的时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