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丛中,罗斯向周围看去,四周竟然全都是游荡的骨化病人。

    他竟然被包围了?

    不对……

    不是被包围了……

    朝周围看了看,罗斯发现自己并非被包围,而是周围的骨化病人太多了!

    放眼看去,四周到处都是游荡的骨化病人,这些骨化病人一个个骨瘦如柴形如枯槁,仿佛行尸走肉般在树林中徘徊,他们的数量太多了,哪怕没有刻意围过来,看起来都丰富将罗斯包围了一样。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骨化病人!”

    这么多骨化病人,让罗斯有些震惊,这种场面他不是没见过,实际上随着骨化病爆发,这种到处都是骨化病人的场面将会逐渐变成常态,以后人们只要走出城市的高墙就能会看到这一幕,因此眼前的一幕幕罗斯非但不害怕,反而很熟悉。

    可这一切却来得太早了。

    他印象中,只有到了第一次讨伐时期骨化病人才会如此泛滥,那个时候亚罗等城市早已在骨化病的肆虐下沦陷,除去小部分逃出来的难民外,绝大部分居民都变成了骨化病人,这些骨化病人在毁掉城市后便扩散到野外,开始威胁其它城市,甚至威胁到了神圣联盟,因此才有了第一次讨伐。

    然而这一切应该发生在几个月之后才对,为何现在就有这么多骨化病人在野外游荡了?

    难道……

    骨化病蔓延的势头提前了?

    不可能。

    罗斯很快否定了这种想法,此前他也一度认为这一世骨化病蔓延的速度比他记忆中要快,可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他之所以觉得骨化病的蔓延更快了,是因为上一世的眼界太狭小,看到的东西太片面,实际上骨化病的蔓延本来就极快,并且从圣徒研究院发布任务的时间上看,也和上一世基本吻合,说明骨化病的发展没有出现偏差。

    而如果不是灾难提前了,就代表达洛城必然出了大问题!

    想到这里,他悄悄从树丛里钻了出去,开始一边小心翼翼的躲着骨化病人,一边继续朝着达洛城前进。

    这一次,危险并未让罗斯退缩,他很清楚要弄清真相只有亲自前往达洛城才能得到答案,况且来都来了,这么灰溜溜的逃走也实在有些不甘心。

    离开了树丛,罗斯贴着树荫悄然无息的跑到一颗大树后面,一直等到一个骨化病人从眼前踉踉跄跄的走开,这才从树荫中走出来,然后立刻钻进了树丛。

    就这样,他借着一颗颗大树的阴影和一个个树丛不断前行,凭借着灵活的身手和极高的警觉,一路走过来竟然没有骨化病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这一幕如果被其他人看到,绝对难以置信,因为骨化病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想要在这些骨化病人眼前溜过去绝非易事,哪怕只有一个不小心,只有被一个骨化病人发现,结果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但在别人眼中的不可能,在罗斯这里却是小菜一碟,末日的经历早让他掌握了这些怪物的习性,这才能如履平地一般绕过所有骨化病人,换成其他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比如此前来到这里的冒险者。

    一路小心翼翼的前行,罗斯时不时就能看到冒险者的尸体,这些人显然也都是为了任务而来,可惜早到一步的他们非但没有捡到任何便宜,还由于没有对付骨化病人的经验全死了,运气好得还能留个全尸,运气不好的干脆就变成了碎块。

    时不时冒出来的尸体也逼得罗斯不得不更加谨慎,神经始终紧绷,毕竟此前的连续赶路早已让他疲劳不堪,这种必备更容易犯错误,而一旦犯了错误,哪怕只是最微小的错误,他的下场绝不会比之前那些冒险者好多少。

    然而如此一来,过分的小心谨慎虽然让罗斯没有被发现,可速度却被拖累的很慢,他原本距离达洛城只有一个白天的路程,可由于要不断躲避骨化病人,当夜幕降临时连达洛城的影子都没看到。

    同时随着夜幕降临,树林本应该逐渐变得野外,但骨化病人的低吼却破坏了这份宁静,当周围的一切都跟随夜幕陷入沉寂时,只有骨化病人在不识趣的阵阵低吼,这声音在沉寂的野外异常刺耳,就连罗斯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末日的感觉,终于回来了。

    身处漆黑的阴影,耳边回荡着恐怖的嘶吼,罗斯终于找到了末日的感觉,那种提心吊胆,那种如履薄冰,那种随时随地都可能命丧黄泉的感觉,无一不散发出熟悉的味道。

    但这种感觉没有让罗斯瑟瑟发抖,反倒是因为夜幕降临,树林中的阴影变得更加容易隐藏,一片片树丛更是成了绝佳的遮掩,他的速度终于变快了。

    凭借着夜色的遮掩,他总算将速度提了起来,并在这之后不久终于找到了通往城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