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分布在三根不同的树枝上,距离不远,其中两个鸟巢用一种红色的泥浆裹了起来,另一个则以普通的灰色树枝搭建而成。

    泥浆裹起的两个正是火鸟的鸟巢!

    鸟巢内分别有一只羽毛发黄的鸟儿,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扇形的尾巴处燃烧着一团粉红色的火焰!

    是两只火鸟,而且都是雌鸟!

    他们的鸟巢之所以裹着泥浆,就是害怕尾巴的火焰将自己的小窝点了。

    “一级魔兽。”

    灌木丛中,刘一石和慕容欣岚能够感受到雌鸟的气息波动。

    此刻,两只雌鸟正将一只只硕大的肥虫送入口中,“吧唧吧唧”,吃的津津有味。

    视线移动到普通的鸟巢。

    那也有一只火鸟,与两只雌鸟不同,他的尾巴并没有火焰,反而是脑门上鼓起一个三角尖的透明肉球,一团火焰被困在那肉球中,徐徐燃烧。

    “雄鸟,二级魔兽!”

    两人心中一凛。

    两只雌鸟算不了什么,不好对付的是这只雄鸟。

    继续观察,让两人无语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普通的鸟巢中,还有另一只羽毛艳丽的鸟类,有点类似鹦鹉,却又叫不上名字。

    不是魔兽,只是普通的鸟类罢了。

    雄鸟正在帮她梳理羽毛,竟然是在谈情说爱。

    不远处就有两只雌鸟,他并不满足,找了小情人不说,还不是同类。

    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这雄鸟也是风流之辈。”

    脑中想起金毛鼠王,刘一石斜眼一笑,下意识的嘟囔一声,一个“也”字让慕容欣岚淡淡的白了他一眼。

    “一丘之貉。”

    “啊?”

    刘一石嘴角一歪,感觉遭受了一记灵魂重击,慕容欣岚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自己说的是金毛鼠王,难道她认为自己和雄鸟志同道合不成?

    冤枉!

    天大的冤枉啊!

    自己连红旗都还没有,哪来的彩旗?

    刘一石百口莫辩,慕容欣岚显然也没兴趣听他辩解,她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火鸟身上。

    “我引开雄鸟,你去取蛋,有没有问题?”

    慕容欣岚心生一计。

    两只雌鸟都只是一级魔兽,攻击性不强,即便刘一石没有修炼功法,凭借筑基四段的修为,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行。”刘一石舔了舔嘴唇。

    慕容欣岚将一枚符文捏在玉掌当中,眼神变的锐利起来,迟则生变,她要马上行动!

    深呼吸,脚下灵力炸裂,慕容欣岚宛如一头猎豹,冲出灌木丛,向火树飞驰而去。

    “咕咕咕!咕咕咕!”

    危机来袭,雄鸟立刻警觉起来,发出了尖锐的警告声,他拍打翅膀,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两只雌鸟也绕着鸟窝飞了起来,是在给雄鸟助威。

    唯独羽毛艳丽,叫不上名字的鸟儿躲在窝里,淡淡的撇了慕容欣岚一眼,而后便爱美的梳理起自己的羽毛,似乎根本不管雄鸟的死活一般!

    “咕咕咕!咕咕咕!”

    雄鸟还在警告,慕容欣岚却已经逼到了火树下方。

    雄鸟终于按耐不住,脑门上的三角肉球内,火焰炸裂,覆盖了全身的羽毛,化作一头真正的火鸟。

    便是那小小的眼睛里,都有火焰燃烧跳动。

    “咕!”

    一声尖锐的长啸,雄鸟俯冲而下,离地一丈时,翅膀快速拍打,一团烈焰凝聚而成,轰向了慕容欣岚。

    那炙热的气息冲击之下,周围空气一阵扭曲,若被命中,片刻间就会被活活烧死!

    “灵盾符!”

    说时迟那时快,慕容欣岚低喝一声,手中的符文灵光闪动,化作了一面灵盾,挡在身前。

    哧哧哧……

    火焰降临,冲击在灵盾上,溅起无尽的花火。

    火焰虽强,可那灵盾却有慕容欣岚筑基四段的灵力加持,防御力非比寻常。

    砰!

    慕容欣然银牙一咬,灵盾上光华闪烁,终于将火焰全部弹开,灵盾也在这一刻化为虚有。

    “旋风掌!”

    灵盾散去,慕容欣岚一掌破空,灵力化作一阵旋风,袭向雄鸟。

    “咕咕!”

    两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