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37中文 www.37wxw.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栀在开口的一瞬,就惊怔住了。

    瞳眸陡地大睁,浑身血液猛地倒流。

    她又张开嘴,小声说了一句话。

    声音还是又沙又哑,变得有些苍桑。

    根本不是她原本清脆悦耳的好听嗓音。

    她撑着酸软的身子,从床上坐起来。

    从门口走进来的乔砚泽还是一如她印象中妖孽俊美,一身白色衣裤,风度翩翩,好似画中走出来的贵公子,蓝钻耳钉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光芒。

    看到床上的她醒了,他漂亮风流的眼中闪过一抹愉悦之色,“昏迷了将近两个月,你终于舍得醒了。”

    自从飞机失联爆炸的消息传出后,乔砚泽莫名觉得心痛和心慌。

    说出来奇怪,他总觉得南栀不会轻易死去。

    他派人悄悄打听慕司寒那边的动静。

    慕司寒带薄衍到顾笙的私人海岛,他得知消息后,也亲自跟了过去,只不过后来遇到狂风暴雨,他将慕司寒跟丢了。

    他只能令人在海域四周搜寻。

    说来也巧,南栀和顾笙二人从悬崖掉进大海里时,他的船就在附近。

    看到他们二人掉下来,他立即令人打捞。

    只不过救上来后,两人都陷入了昏迷。

    顾笙是一个月前醒来的,醒来后,他看到南栀的情况,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

    南栀还沉浸在自己沙哑的嗓音中回不过神,突然好似想到什么,她伸出手,低眸看了看。

    看到自己不再白净细腻紧致的肌肤,她胸口起伏,一股腥甜冲破喉咙,刺目的鲜血吐出,染红了洁白的被单。

    南栀身子止不住颤抖着,“我怎么了?”

    乔砚泽立即上前,双手扶握住南栀颤个不停的肩膀,“你先别激动,激动的话,会让你有生命危险。”

    南栀抓住乔砚泽手臂,情绪没办法不激动,眼眶猩红,“我到底怎么了?镜子,给我镜子。”

    “冷静,你现在先给你冷静。”

    南栀摇头,声音和手都变了,她怎么可能做到冷静?

    使出全身力气推开乔砚泽,南栀从床上下来。躺了太久,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双脚一沾地,就狠狠摔了一交。

    乔砚泽将南栀瘦得令人心疼的身子抱了起来,她在他怀里剧烈挣扎,情绪一激动,又咳出好几口血,“放开我,放开我!”

    她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房间没有卫浴间,她找不到镜子,只能跑到窗户边。

    玻璃上出现一个模糊的轮廓。

    她死死地睁大眼,一种浓浓的恐惧,从心底深处蔓延出来。

    不停地深呼吸,可是每一次呼吸,还是觉得心脏深处被刀片狠狠刮绞一样。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还是她吗?

    又丑又老的样子。

    她身子像片飘零的落叶,朝地上摔去。

    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将她拉住,抱进了怀里。

    “乔先生,这不是我对不对?”南栀声音嘶哑而沉钝,像被人用刀片割破了喉咙一样,她用手捂住自己丑陋的脸,甚至不敢再让乔砚泽看,“为什么?为什么我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样?”

    没有哪个女生不在乎自己的容貌,更何况,从小美到大的她。

    乔砚泽将南栀重新放到床上,看着她从指缝里流出来的泪水,他眉头紧皱,“和你一起掉进大海的那个顾笙说,你中了一种叫作devil的剧毒。那种毒,如果醒着,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你昏迷后,毒素扩散得缓慢,但是你的身体也在跟着变老变丑,等毒素进入肾脏,侵蚀你的五脏六腑,你可能就要面临死亡。”

    南栀湿濡的长睫如受伤蝶翅般颤了颤。

    自从她揭开顾笙面具后,在岛上的每一天两人都是一起用餐。他不可能在自己吃的东西里下毒。

    那么,这种叫devil的毒,应该是她被掳到岛上昏迷那几天,孙妈强行喂她补汤时下的。

    南栀没想到顾笙竟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

    两人掉进悬崖,他射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